欢迎光临!

正文

重耳与齐姜的喜欢心理动到您了吗?细读史书,不过是渣男遇上奇葩女

Mar 12
admin 2020-03-12 01:08 黄金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原标题:重耳与齐姜的喜欢心理动到您了吗?细读史书,不过是渣男遇上奇葩女

《三国演义》第三十九回《荆州城公子三求计,博看坡军师初用兵》讲述了这么一件故事:刘备三顾茅庐,终于请得卧龙诸葛亮出山。荆州牧刘外的长子刘琦,不堪继母戕害,不息三次向诸葛亮求计避祸。诸葛亮欲言又止。刘琦福真心灵,以不悦目书为名,邀请诸葛亮登一小楼,黑示属下将楼梯撤往,跪倒在诸葛亮之前,说:“琦欲请示良策,师长恐有泄露,不肯出言;今日上不至天,下不至地,出君之口,入琦之耳:能够赐教矣。”诸葛亮于是给他指了一条路,悠悠说道:“公子岂不闻申生、重耳之事乎?”刘琦似乎大梦初醒,连连叩头,再三拜谢。

诸葛亮所说的申生和重耳都是晋献公的儿子,发生在这哥俩身上的事情可谓惊心动魄,足为后世诫。

晋献公继位之初,晋国刚刚从“弯沃代翼”中浴血新生,政权未固,人心不稳。

晋献公遵命了医生士蔿的劝告,尽诛原晋国诸公子,巩固了君位;其后,又“并国十七,服国三十八”,不息攻灭了骊戎、耿、霍、魏等国,极大地升迁了晋国的国力,奉走尊王政策,大振国威。

不必说,晋献公堪称一代雄主。

但是,这位雄主的私生活很乱。

他原先娶了山西姬姓小邦贾国的宗女,但他并不喜欢这位贾姬,私通父亲晋武公的宠妾齐姜,导致贾姬没生育有子女,而齐姜却给他生下了女儿伯姬和儿子申生。

睁开全文

增添一下,贾姬和齐姜都不是名字。贾和齐,是指她们的母国;姬和姜,是指她们的姓。

不久,晋献公又迎娶了翟国人狐突的两个女儿:大戎狐姬和小戎子。

大戎狐姬后来生下了儿子重耳,小戎子生下了儿子夷吾。

这还异国完,晋献公攻打骊戎得胜,俘获了骊戎主的两个女儿骊姬、少姬。他让骊姬为本身诞下了儿子奚齐,让少姬为本身诞下了儿子卓子。

晋献公原本已立了申生为太子,却宠喜欢骊姬,喜欢屋及乌,要废申生而立骊姬的儿子奚齐。

这么一来,晋国内争最先了。

公元前656年,申生遭到骊姬的戕害,自裁身亡。

重耳、夷吾兄弟吓得赶紧逃亡。

重耳逃到了母亲的母国翟国;夷吾逃挨近秦国的梁国。

重耳出逃这年,已经42岁了。

到了翟国,他得到了翟国君主的亲炎善待。

翟国君主甚至把攻打咎如国所俘获得的一对姐妹花赏给了他。

这对姐妹花中的叔隗是姐姐,14岁;季隗是妹妹,12岁。

重耳“尊老喜欢小”,本身娶了年小的季隗,而将年长的叔隗打发给了真心追随本身的赵衰。

有季隗陪同的岁月里,重耳白天逐狐射鸟,夜晚与季隗耳鬓厮磨,生活过得益不写意,不知今夕何夕。

无声无息间,他和季隗有了喜欢情的结晶——生育了伯倏和叔刘两个儿子。

重耳喜悦地认为,本身就会如许在翟国愉快到老物化。

但是,自从他的父亲晋献公物化后,骊姬的儿子奚齐、少姬的儿子卓子相继即位,晋国主小国疑,内争不息。

晋国大臣里克原先是申生的忠厚追随者,他一连杀了奚齐、卓子,向重耳抛出了橄榄枝,邀请重耳回国继位。

重耳不知里克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不敢自坠组织,婉然拒绝。

里克只益退而求其次,向躲在梁国的夷吾发出了邀请。

夷吾不甘错失良机,他追求到秦国的协助,回国继承了晋国国君之位,是为晋惠公。

晋惠公即位后要面对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派宦官履鞮带领一批杀手到翟国追杀哥哥重耳,由于,哥哥的存在,对他君位形成了重大的胁迫。

这栽情况下,翟国不克再呆下往了。

重耳对舅舅狐偃及谋士赵衰等人说:“此地不可久留,齐桓公益善,志在霸王,收恤诸侯。现在他的得力谋臣管仲、隰朋已物化,急需贤佐,正是吾等投奔之所,吾们到齐国往!”

多人都点头赞许。

重耳匆匆丢下了季隗和两小小的儿子,再次踏上逃亡之路。

季隗觉察,发狂追出了益几里地。

重耳从马车上跳下,厉肃地派遣说:“待吾二十五年不来,乃嫁。”

季隗哀愤莫名,惨乐一声,回应说:“犁二十五年,吾冢上柏大矣。”

重耳暂时语塞,郑重脸,爬上马车,绝尘而往。

通过一番迂回飘泊,重耳终于来到了齐国。

故事的重点来了。

在电视不息剧《重耳传奇》内里,齐桓公的小女儿齐姜,智慧天真,智慧顽皮,是齐桓公的掌上明珠。她频繁女扮男装到处游荡,结识了重耳。齐姜被重耳的驯良和才华吸引,产生了喜欢慕之情。但齐姜公主深明大义,在晋国内争时,力劝重耳回到晋国主办大局。为了协助重耳达成大愿,她甚至不吝和家人刁难,行使齐国的力量尽力协助重耳……

必须承认,《重耳传奇》里的这些情节,是有些历史影子的。

但齐姜并不是齐桓公的女儿,更不是什么齐桓公的掌上明珠。

西汉人刘向《烈女传·晋文齐姜》里说得专门清新:“公子重耳与舅犯奔狄。适齐,齐桓公以宗女妻之。”即重耳与舅舅子犯(即狐偃)等人先是逃亡到了狄国(亦作翟国),后来出奔齐国,齐桓公将一个齐国的宗室女子许配给他。

l

也就是说,重耳在齐国娶的女子,和申生的母亲相通,黄金都是齐国的宗室女子,史书同一称之为“齐姜”。

重耳娶的齐姜,是一个奇葩女。

重耳到齐国这年,已经55岁了。

遵命《烈女传·晋文齐姜》所写,重耳到了齐国,立刻忘了与季隗别离时的哀伤,一头扎入到了新的松柔同乡。

他每日与齐姜耳鬓厮磨,说不尽的愉快喜悦,不知今夕何夕。

在喜悦之余,重耳写意无限地说:“人生闲逸而已,谁知其它。”

狐偃等人听了这话,认为重耳这是丧失了大志,不忍看他就此沉沦,行家荟萃在桑林里,商议着怎么劝他脱离齐国。

隔墙犹有耳,何况是在桑林中呢?

狐偃等人在桑树下炎烈商议,没料到有一个养蚕女在桑树上采桑叶,将他们的商议的内容一字不落地听入了耳中。

这个养蚕女心地驯良,生怕重耳这一偷溜,齐姜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了。

等狐偃等人散往,她从树上下来,赶紧向齐姜通知,像竹筒倒豆子相通,把听来的东西,一切通知了齐姜。

奇葩女齐姜的外现专门奇葩,她竟然拿刀将这个善心的养蚕女砍物化了,美其名曰:杀人灭口。

但是,有这个需要吗?

接着,奇葩女专门卖力地劝重耳脱离齐国。

但和电视剧里演的有些差别。电视剧里的齐姜劝重耳,外现出更多的是喜欢;而《烈女传·晋文齐姜》的齐姜劝重耳,外现出的更多是嫌舍,相通巴不得重耳这个糟老头子快点脱离似的。她讲了许多大道理,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,干脆把重耳灌醉,再与狐偃等人一首相符力仰重耳上马车,送他脱离。

不过,《烈女传·晋文齐姜》的终局写得很优雅,仿佛童话里王子与公主的终局相通,原文是如许的:“秦穆公乃以兵内之于晋,晋人杀怀公而立公子重耳,是为文公。迎齐姜以为夫人。遂霸天下,为诸侯盟主。”

有趣是说,重耳脱离齐国后,得到了秦国穆公的声援,除失踪了晋怀公(重耳弟弟夷吾的儿子),成为了晋文公。晋文公后来迎齐姜回晋国,让齐姜做了本身的正夫人。晋文公后来还称霸天下,成为了诸侯盟主。

重耳与齐姜的故事,还见于《国语·晋语·齐姜劝重耳勿怀安》。前线的叙述,与《烈女传·晋文齐姜》基原形通,但异国齐姜灌醉重耳,与狐偃等人仰重耳上车的情节,更异国“迎齐姜以为夫人”如许的话。

重耳后来有异国“迎齐姜以为夫人”呢?

学过高中课文《崤之战》的同学都晓畅:公元前628年冬,重耳晋文公物化。秦穆公急于进入中原以成霸业,他趁晋、郑两国举走国丧,兴师穿越晋境,攻击郑国,但未能得逞。秦军在班师通过崤山里,遭到了晋军阻击,孟明视、西乞术和白乞丙等三位秦军主帅被俘。那时,秦穆公的女儿文嬴用嫡母的身份说服了晋襄公,开释了孟明视三人归国。

《崤之战》摘自《左传·僖公三十三年》,原文在记载文嬴求释三帅时,写:“文嬴请三帅,曰:彼实构吾二君,寡君若得而食之,不厌,君何辱讨焉!使归就戮于秦,以逞寡君之志,若何?公(晋襄公)许之,先轸朝。问秦囚。公曰:夫人请之,吾舍之矣。”

晋人杜预所作的注明是:“文赢,晋文公首适秦,秦穆公所妻夫人,襄公嫡母。”

另外,《史记·秦本纪》也如许记载:“文公夫人,秦女也,为秦三囚将请曰:“缪(穆)公之仇此三人入於骨髓,原令此三人归,令吾君得自快烹之。”晋君许之,归秦三将。”

刘宋裴骃在《史记集解》中稀奇强调,说这位“秦女”就是:“缪(穆)公女。”

从这两则原料可知,秦穆公之女在晋文公物化后,允从晋文公的谥号,被称为文嬴;而又被晋襄公称为“夫人”,可知她不是晋襄公生母,却是晋文公的嫡夫人。

不寝陋出,重耳的正夫人就是秦穆公之女文嬴,绝非什么齐姜。

另外,晋襄公物化后,赵盾与狐射姑商议拥立谁为国君,《左传·文公六年》记载:“贾季(狐射姑)曰:不如立公子乐。辰嬴嬖于二君,立其子,民必安之。”杜注云:“辰赢,怀赢也。二君,怀公、文公也。”

狐射姑所说的辰嬴就是怀赢。

这个怀赢是谁呢?她又为什么要改称为辰嬴呢?

杨伯峻在《春秋左传注》中作晓畅释:“谓之怀崩者,那时犹晋怀公之妻也。后又嫁文公,故今改谓为辰赢,辰或其谥也。”

原本,这个怀赢是晋怀公之妻,“怀赢”中的“怀”字,是允从晋怀公的谥号而得,因其改嫁了晋文公,因此另用谥号为“辰”。

怀赢为什么会有先嫁晋怀公,再嫁晋文公的离奇通过呢?

原本,秦穆公最初兴师协助了晋文公的弟弟夷吾登上了晋国国君君位。但夷吾随即翻脸与秦国交凶。秦晋两国还打了首来。夷吾在被俘后,为了尽快获取解放,批准割让黄河以西五座城池给秦国,并让太子圉到秦国为人质。

在这个背景下,秦穆公将怀赢许配给太子圉(即后来的晋怀公)。

太子圉后来屏舍了怀赢,回国继承了君位,不息与秦国交凶。

秦穆公气死路之下,才转而声援重耳,帮重耳搞垮晋怀公,让重耳登上君位。

介绍完怀嬴的离奇通过,再来看看赵盾对她的评价。